partner
行業新聞


兩會委員熱議互聯網金融

來源:中國經濟信息 作者:李雪

2016年政府工作報告與“十三五規劃”都提出要規范互聯網金融。兩會之際,代表委員就如何推進互聯網金融持續健康發展,助力供給側改革,提出了各自觀點。

  

全國政協常委劉明康:

  

支持互聯網金融發展,但不支持你們“發瘋”

  

“對互聯網金融這個新事物,我們還是應該支持的,不能因為這個行業出了一些差錯和問題,就說它不好。”全國政協常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中國銀監會原主席劉明康近日表示,“我們全力支持互聯網金融的發展,但我絕對不支持你們‘發瘋’,很多平臺現在就是在‘發瘋’,利欲熏心,最終將是死路一條。”

  

劉明康再次提出,互聯網金融歸根究底還是金融,從事的是中介服務,“當前,互聯網金融最大的問題是,還沒學會走幾步,運行的時間也不長,不想著如何通過有效的資金配置降低借貸中間差價,就已經算計著自己的回報,進而期待更多人給平臺注資。既想做大、做快,還想自己賺錢,已經有平臺因此出了問題,如果后面的平臺不吸取教訓,未來還會有這么多平臺倒下去,互聯網金融必定會失敗。”

  

他還提出,互聯網要真正做到普惠金融,關鍵是明確為誰服務。“一些互聯網金融平臺搞大資管、眾籌,但這些資金最終對接了很多低效率的行業,比如房地產、政府債、城市基金和企業過剩產能,做的都是銀行淘汰下來的業務,互聯網金融如果采用這種發展模式,盡管穿上一件用大數據、互聯網、現代技術織就的馬甲,但從根本上看,你直接違背了金融中介的原則,也違背了普惠金融的原則。”劉明康這樣表示。

  

對于互聯網金融如何走出當前的困境,劉明康表示,既不能歸罪于他人,也不要過度依賴監管,監管只是給大家提個醒,“要靠行業自律,通過做小、做分散、做簡單產品,走上一條健康的道路。”

  

中國人民銀行原副行長李東榮:

  

讓每位“互金”從業者有敬畏之心

  

“金融業與生俱來就伴隨著高風險,充滿誘惑。在互聯網時代,很多金融風險的表現形式也變得更為隱蔽,風險擴散也更為迅速。”中國人民銀行原副行長李東榮表示,為防止個別平臺出現問題給整個行業發展帶來重大影響,既需要金融監管體制與時俱進地完善,也需要行業自身實現自律,每位從業者對金融事業需懷有敬畏之心。

  

對于互聯網金融業的監管,李東榮認為,互聯網金融作為混業發展的業態,勢必要給金融監管帶來新的挑戰。因此監管要與時俱進,通過不斷努力,去適應業態的發展,此外還應“在行業經營規則、標準的制定上仔細研究和統一確定。”

  

談到行業自律,李東榮表示,從業者要從一開始就正確認識和遵循金融業的基本規律,明白防范風險是這個行業永恒的主題,希望這一行業的每位成員都要對金融業有敬畏之心,愛護這個行業的聲譽,尊重行業規律,更好地推動中國金融改革,也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發展。

  

全國政協常委李克穆:

  

互聯網金融需進一步健全完備的風險防范預案

  

全國政協常委、中國保監會原副主席、黨委副書記李克穆表示,互聯網金融監管難度大,風險傳導更迅速,不僅監管措施要跟上,更重要的是要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這一底線。其次,應注重銀證保監管體系的差異性。“當前,我們既要強調在大金融框架下協調監管,同時也要注重銀證保各自的特點,充分注意其差異性,監管才能更有針對性,才能更有效率。” 此外,李克穆認為還應注重監管創新。互聯網金融效率高,但效率與風險也呈正比,對監管機構來說顯然也是新的挑戰。監管機制需要更強化技術環節,提升信息化協同。而對于來自互聯網的風險,如果事先缺乏防風險的預案,那么風險就可能是不可逆的。如果不斷推進監管創新,有針對性地建立和完善防風險的預案和體系,風險就是可控的,就是可以防范的。

  

“互聯網金融是新概念、新思維,因此要有新舉措,要通過進一步健全完備的風險防范預案,促使互聯網金融持續健康發展。”李克穆最后說。

  

全國政協委員劉世錦:

  

“勤政”要對“互金”行業擁有鑒別、矯正、引導的能力

  

與去年全國兩會時互聯網金融業態受到熱捧不同,今年,這一金融創新行業似乎有些“涼”了。甚至有人說,這個行業將進入寒冬。在全國政協委員、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劉世錦看來,雖然行業發展出了一點問題,但互聯網金融還有很大發展空間。“創新可以有熱度、趕潮流,但創新不是搞群眾運動,一定要有一些實實在在、有價值的內容。”

  

談到監管話題,劉世錦表示,“有人認為既然政策寬容金融創新、允許其試錯,那么就可以理解為允許行業完全放開;一旦出了問題,就認為應當嚴管,甚至讓這些平臺全部關張。在我看來,這些都是‘懶政’的辦法,而‘勤政’的思路,是要求互聯網金融的監管部門對行業擁有鑒別、矯正和引導的能力:要識破在新生事物的外衣下,還藏著一些古老的金融騙術,要把這些問題平臺清除出去,也要經常敲打還沒有出現問題的平臺,引導它們走正道,同時要提醒公眾防范風險。”

  

全國政協委員趙光育:

  

互聯網金融企業自身要努力,避免“野蠻生長”

  

全國政協委員、杭州市政協副主席趙光育認為,浙江經濟之所以有持續的、比較好的活力,跟互聯網金融有很大的關系,“互聯網金融為市場提供了快捷、優質、寬泛的融資渠道,能夠喚醒沉淀在民間企業大量沉睡的資金,讓這些資金流入中小企業、實體經濟。”

  

但對互聯網金融加強監管方面,除了政府方面監督、監管、監控,還需要從幾個方面努力:首先,從事互聯網金融的企業本身要努力,加強平臺數據建設、分析能力,避免走錯路,避免“野蠻生長”。其次,綜合監管、創新監管和協同監管應成為政府相關部門對互聯網金融監管最重要的原則。尤其是綜合監管,要有切實的措施,而這就是創新監管的具體做法。第三,要加強提高公眾的風險意識、風險教育。

  

全國政協委員賀強:

  

互聯網金融未來或將走向聯合監管

  

“世界金融的歷史是高科技手段向金融滲透的歷史,到當代,互聯網和金融高度融合,互聯網金融是必然產物。未來互聯網金融和金融互聯網一定會逐步融合,是一個互相融合的狀態。對于互聯網金融這樣的新生事物,既要加強監管,也要給予鼓勵和支持。”對于互聯網金融的監管,全國政協委員、中央財經大學教授賀強表示,聯合監管從未來趨勢看可能是一個方向,因為全世界風險管理都是合并的階段,中國也是趨勢,特別是互聯網金融發展。互聯網好比金融循環系統滲透率最高的毛細血管,滲透經濟各個領域。“央行文件必須有實施細則,光有總的原則沒用,必須要有操作的實施細則,我相信監管在逐漸正規化。”

  

全國人大代表馬化騰:

  

金控公司“長跑”應回歸本質

  

全國人大代表、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表示:騰訊互聯網金融有微眾銀行,主要是做貸款,通過其他銀行的拆借、合作獲得資金,把小銀行的資金通過互聯網找到需要這些資金的用戶,根據大數據進行判斷,解決貸的問題。還有理財方面,通過理財通對接一些金融產品的金融機構,但金融也是一類產品,也可能有風險。既然大家認你這個平臺的背書和信用,一定是希望你不能把這個責任撇開了,所以你是要有一定的責任。在馬化騰看來,金控公司只是不重要的形式,重要的是你的內力(本質上在做什么事情),能不能看得準、做得下去,這是最關鍵的。

  

全國政協委員趙宇梓:

  

互聯網金融出現傾向性問題時應抓早抓小

  

“互聯網金融在本質上還是金融,其核心是風險防控。因此,互聯網監管的有效性顯得尤為重要。”全國政協委員、上海市政府參事趙宇梓表示,要考慮監管的前瞻性、預見性,同時還要加強引導,在加強創新的同時不能忽視風險性,而在出現傾向性問題時,要抓早抓小,及時規范。

  

趙宇梓提出,互聯網金融呈現出跨地域、跨時間,業務相互滲透,綜合性等特點,與現有的監管模式不相適應,這就需要根據不同的方式、不同的功能來調整監管模式。

  

全國政協委員方方:

  

投資者對信用風險的理解應加強

  

“金融機構的核心就在于解決兩個問題:資產端的風險質量問題和負債端的成本問題。”全國政協委員、香港特區政府策略發展委員會委員方方表示,互聯網技術的確能在某種程度上提高資產端的質量和降低資產端的風險,同時也可以降低負債端的成本。針對互聯網金融的發展和監管,方方提出了三條建議:首先,“通過互聯網技術,資產端提高質量,負債端降低風險的核心是加強對投資者的教育,加大宣傳教育力度。”很多投資者目前對于信用風險的概念還是不強。

  

第二,各界對于互聯網金融要持開放態度,留出空間,要允許試驗。第三,監管層要劃清紅線,要有底線思維,哪些事情不能做一定要明確。比如,沒有風控能力,就不能做資金池業務。

  

全國政協委員戴曉鳳:

  

市場公開生產信息的機制與制度需得到保障

  

“P2P領域里,最大的問題是盲目推崇。”全國政協委員、湖南大學金融與統計學院資本市場研究中心主任戴曉鳳認為,“從監管層面說,P2P平臺都是信息中介,只是傳遞信息。但監管機構并沒有完成這個市場信息的生產方式和生產傳播制度,造成信息中介并不對信息負責。監管的關鍵就是市場公開生產信息的機制與制度能否得到保證,驗證信息的公開、真實、可靠性的關鍵又看是否最大限度地保護了投資者利益。”

兩會委員熱議互聯網金融
 
中了十三亿彩票的小说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专业版 宁夏11选五跨度 北京赛车开奖号码 排列五进30期走势图 短线股票推荐公园花 吉林11选5任五怎么选号 广东十一选五违法吗 一分时时彩app下载 辽宁11选5走势图 股票配资亏损 官网湖北体彩新11选5奖号 福建十一选五怎么玩 股票大盘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公告 腾讯三分彩是正规的吗 股票k线图入门